风素淡若(努力苟《月出》)

慢慢更新就是慢慢更

爱宠大作战(七)

  战山为王温馨童话向。

  

  温柔主人战vs可爱宠物狗博

  

  95快乐!愿宝贝们心想事成!

  

  以下正文:

  

  王一博现在很不高兴,因为他腿上的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没有理由再留在肖战身边了。

  

  可是肖战今天说好带着他一起去公司玩的,他从来没有这么温柔过,不会真的向千岁忧说的那样,这是最后的晚餐了,等玩完了,吃饱了就要送自己走了。

  

  为了能够多在肖战身边赖一会,最好再折腾出什么伤口让肖战心疼,这样他就又有理由留下了。

  

  所以从起床的那一刻,王一博就变得十分折腾,肖战光是哄着他刷牙洗脸就花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看着镜子里的小家伙瞪着圆圆的眼睛时不时暼他一眼,肖战对于那深藏眼底的不安和忐忑看得分明,可是他却十分享受王一博这般依赖自己的状态。

  

  再等等,等吃饭的时候再告诉他。

  

  今天的早餐是王一博特别喜欢的鱼粥和地道小吃,王一博抓着油条的手油乎乎的,嘴里的美食在此刻显得十分乏味,以前肖战从来不许他去吃这些的,还说油条是最不卫生的食物,曾经他还是狗狗的时候偷吃了一口,气得肖战克扣了他半个月的罐头。

  

  

  果然,杀猪之前都要把猪喂饱,把我送走之前肯定也把我喂饱,让我吃撑了跟不上肖战。

  

  肖战还不清楚王一博脑子里那些天马行空的想法,看着人有一口没一口的扒拉着碗,无奈揉了揉他的脑袋。

  

  “怎么了,以前不是很喜欢吃这些吗?今天哥哥满足啵啵的要求,还不开心啊?”

  

  “嗯,开心是开心,可是……”

  

  如果这不是最后一顿饭就更好了。

  

  肖战再也看不下去王一博那张油兮兮的脸,抽出湿纸巾慢慢擦着:“小脑袋瓜里想什么呢?今天,明天,包括以后的每一天,只要你愿意,只要不伤害到你的身体,哥哥天天做给你吃,好不好?”

  

  

  “真的?”他还是有些不信。

  

  “真的,哥哥什么时候骗过啵啵?”

  

  揉着小孩脑门前刚剪短的头发,软软的,不扎手,肖战心情分外美妙。

  

  “哥哥永远不会再让啵啵离开哥哥了。”

  

  “哥哥……呜呜呜,呜啊……”

  

  王一博再也忍不住了,包着嘴里的油条就哭了出来,他也不顾自己还没擦干净的手就直直搂住了肖战的脖子:“哥哥,我好怕,不要赶啵啵走,啵啵不能没有哥哥的,啵啵答应过,要一直一直陪着哥哥,哥哥,不要赶我走……”

  

  听着王一博脱口而出的心里话,肖战只觉得鼻头酸涩,啵啵明明这么在乎他,他怎么可以只顾着自己享受而忽视了啵啵的状态。

  

  

  “不会的,哥哥最疼啵啵了,现在,包括以后,只会有啵啵一个人。”

  

  “你知道吗?哥哥也怕,怕再也找不到啵啵了,你好不容易才回到了我身边,我怎么能再次放你离开呢?”

  

  或许一心哭个痛快的王一博没有注意肖战最后的呢喃,但是一旁一直关注着两人的千岁忧却是当场吓了个踉跄。

  

  

  他没听错吧?肖战这意思是猜到了?

  

  

  完蛋了,完蛋了,王一博你这个倒霉蛋你咋能背到这程度,你个完蛋玩意儿!

  

  千岁忧眼睁睁的看着当肖战说完那番话后,已经在王一博头顶凝聚成型的乌云,无奈捂脸。

  

  建国之后不许成精已经成了人间和仙妖界共同默认的条例,凡是有成精征兆的都被提前接到了仙妖界,等待化形完全后办理了妖精户口才能够来到人界,这样算是钻个空子,也不算违背条例。

  

  当初王一博救了他的庙宇,牵扯了因果,他就得报恩,没想到王一博的愿望是变成人,他只能和王一博订立契约保证他狗狗身份不泄露才让他来到肖战身边。

  

  谁能想到这肖战居然这么聪明,没几天就猜出来了,他是纯正血统的人类,就算被抓到顶多被消除记忆,而作为一开始许下愿望变成人的王一博才倒了大霉。

  

  

  头顶的倒霉云已经成型了,也就意味着王一博作为人的人生算是到头了,差一点的结局就是重新变回狗,再多的他也不敢说。

  

  他自己也算帮凶,估计要被上面狠狠批了。

  

  “王一博啊王一博,你可真会给我找事。”

  

  千岁忧兜来转去,想东想西最后只有一招——祸水东引。

  

  “不能搁这我一个人祸害不是?”

  

  在急忙发出了一道信息后,看着他那个冤种祖宗还在和肖战卿卿我我,讨论着等会去公司怎么玩耍,千岁忧觉得自己简直一下子就老了一百岁。

  

  倒霉云果然如千岁忧预料到的那样如影随形的跟着王一博,就看肖战的车一路上不是撞了泥坑就是压了水井盖,时间再久一点,被钉子扎得漏气的轮胎也陆续出场了。

  

  就这些还是小打小闹,千岁忧不放心,一路跟着王一博一同去了肖战的公司,刚进来就撞见一大排带着宠物犬来领赏的人。

  

  “哥哥?”

  

  肖战略微有些心虚,怎么就把这一截给忘了?等会得好好哄哄,不然王一博怕是要以为他又不要他了。

  

  “没事,哥哥上去给你解释好吗?”

  

  就在王一博踏入公司的一刹那,千岁忧又看见他头顶的倒霉云闪了一下,一只十分肥硕的阿拉斯加猛地挣脱了主人的狗绳,直直朝着王一博的方向扑了过来。

  

  “啊!”

  

  

  千岁忧捂着眼,背过头去不敢再看。

  

  

  倒霉云果然云如其名!

  

  

  

  

爱宠大作战(六)

战山为王温馨童话向


温柔主人战V可爱宠物狗博


以下正文:


“哎哟喂,看来你这主人对你可不是一般的上心啊,五百万,这能买多少个你啊?”



千岁忧找了一张汪卓成贴出去的寻宠启示,看着上面夸张的金额,都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他想肖战今天去上班保准能碰到不少来领赏金的。


“那是当然!”王一博骄傲的扬了扬头:“主人对我最好啦,”



“是是是,对你最好啦!”



千岁忧还在摆弄着昨天晚上没能完成的乐高,王一博正瘫在沙发上抱着平板玩着肖战给他下载的游戏。


“我说,你还真打算就这么混吃等死下去?”


他是不指望王一博能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了,但好歹变成了个人,怎么着也得学习一下怎么做个人吧?不然这不就浪费了他想做人的初衷吗?

  

  “可是我想要变成人一开始就是因为主人想要啵啵变成人陪着他啊!如果我变成人可以让主人开心,啵啵就喜欢做人,如果主人喜欢狗狗,啵啵也可以立马放弃做人,只做主人的狗崽崽!”



  千岁忧哽了一下,好心提醒王一博道:“但是你作为一只狗,好不容易拥有了可以变成人的机会,就不想做些什么,以免未来留下什么遗憾?”

  

  

“我有主人心疼我呀,再说了,那些东西我已经拥有了并在享受着,为什么还要费尽心思去抓住?”



“可是你别忘了,基于这一切的原因是肖战把你撞伤了,等你伤好了你看他还留你不留,而且你那些同胞也说了,他的另一半可容不下你,不然你也不会碰到我了。”



“我不允许!”


王一博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人从他的身边抢走肖战!


看见他这难得炸毛的模样,千岁忧摸摸下巴,坏笑一声:“那我就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他倒了一杯水,洒在王一博面前,挥动右手凝结出一面水镜,画面显示着肖战公司的模样。



诚如千岁忧说的那样,寻宠启示一出来,就有不少人领着拉布拉多去肖战公司领钱,为了找到啵啵,肖战还特地设了一间专门的接待室接待那些人。

  

  苏叶深知肖战对啵啵的看中,也知道来的这些人大多都是浑水摸鱼的,于是就把公司里几个平常跟啵啵接触过,口才和应变能力也好的几个员工给搜罗到一处。

  

  

  “我事先声明,这次悬赏第一要务就是找到啵啵,其他的想要混赏钱的,不管你是报警也好,还是自己处理,统统都给我打发出去,还有,你们都是我亲自挑选出来的,可别被某些财迷心窍的东西迷了心,不然,boss的手段你们可都是清楚的!”

  

  

  员工们对视一眼,纷纷点头称是,等到苏叶一走,这才放松下来喘了口气。

  

  

  “难怪大老板这段时间脾气不好,啵啵还没找回来?”

  

  

  “我看难,丢了这么多天,就怕出现个意外。”

  

  “可不是,前几天前台小妹好几次撞见那位,都不敢放她进来,唯恐一不小心就丢了饭碗,要我说也是活该,跟老板拍拖了这么久,还不清楚啵啵对老板的意义,我看她后面可悬了。”

  

  

  “得了得了,还要不要这么八卦,今天可是第一天,大boss给的赏金又那么高,指不定多少人来呢,赶紧的,苏秘书可说了,去的一天顶我们一个月的工资,而且谁要是有线索找到了啵啵,直接就可以领那五百万!五百万啊,你们不想要?”

  

  

  听到这里的众人赶忙收好自己那点小心思,谁会跟钱过不去啊,再说了,今天第一天,有的他们忙了。

  

  

  这一头,肖战公司的员工被蜂拥而至的人群和拉布拉多们给折磨得眼冒金星,另一头的小区里,无所事事的男人们也正好看到了肖战公司发布的那条寻宠启示。

  

  

  “嘿,要我说这些大老板还真的有钱没处使,就为了找一条狗,居然就肯出五百万?”

  

  

 有人嗤之以鼻,另外一个捡起手机仔细看了看,恍然大悟道:“唉唉唉!你们看,这不是之前婉婷带过来的那只吗?好家伙,她也不跟咱哥几个说说,这狗原来那么值钱啊,你说,要是我们找到了,五百万啊,那不就发了?”

  

  

  “真的,你别看错了?”

  

  

  那人拍着胸脯信誓旦旦:“我怎么可能看错?绝对是那天婉婷带过来的那只狗,我那天还说让陈婉婷送我带回老家给我爸妈看门呢,那妞说是她男朋友的,临时出差了要她照顾几天。”

  

  

  “五百万啊,我们一人分一头最起码也能分到一百万啊!”

  

  男人掰着指头数了数,急不可耐的咽了咽口水,仿佛那五百万就正正摆在眼前。

  

  “可是那狗早丢了,不然陈婉婷自己怎么不去?”

  

  

  “嗨!有钱人就图个新鲜,等明儿我从狗市抓一只来,宠物狗嘛,长的不都差不多嘛!”

  

  

  几人商量了一番,就这样拍板定了计划。

  

  

  而将这一切都悉数投影给王一博看的千岁忧深藏功与名,看着一旁脸蛋都气的胖鼓鼓的人,偷摸着笑出了声。

  

  

  “笑,笑,有什么好笑的?反正哥哥只喜欢我一个!”

  

  

  王一博反手打破了水镜,气恼地跑回了卧室,对着肖战给他留的手机一顿戳。

  

  

  “哥哥……呜哇!哥哥快回来!有人欺负啵啵!”

  

  “啵啵别急,怎么了?跟哥哥说清楚,别哭,别怕,哥哥在呢!”

  

  

  王一博抽噎着说不清楚,急得那边的肖战赶忙把剩下的事务都一股脑甩给了苏叶,这才急赶慢赶的开车回家。

  

  

  “哼哼,等哥哥回来了,看你还敢不敢欺负啵啵?”

  

  

  “嘿你个小狗崽子,说不过我就告状是吧?”

  

 千岁忧气的脸色发青,指着王一博说不上话来,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狗崽崽,变成人了其他的没学会但是把告状练得炉火纯青是吧。

  

  

  “好心提醒你,你变成人可是有限制的,小心一个不注意说错话,在你主人面前来个大变活狗,到时候再给他吓出个好歹来。”

  

  千岁忧凑近王一博的耳边,贱兮兮的说道:“你应该听说过许仙和白娘子的故事吧,那白娘子就是因为一不小心在许仙面前变回原形,就把许仙给吓死了!”

  

  

  原以为这样就能够把王一博给吓住,让他暂时消停点,可没想到好像有点过头了。

  

  

  “呜……呜哇!我不要哥哥死,我不要!”

  

  是以,超速回来的肖战看见的便是王一博哭花了脸坐在地上,小小的身子打着哭嗝一耸一耸的。

  

  “哥哥,哥哥啊!”

  

  看见亲爱的哥哥回来了,王一博哭破了一个鼻涕泡,伸着手就要讨个抱抱。

  

  

  “哦~乖宝不哭,哥哥回来了,不怕不怕啊!”

  

  摸着王一博圆滚滚的后脑勺,看着蜷缩在自己怀里哭个不停的小孩,肖战不明所以,究竟是什么把王一博给吓成这样?

  

  “哥哥……”

  

  “不要,哥哥不要做许仙,啵啵不是白娘子,不会害哥哥的,哥哥……啵啵不会吓你的!”

  

  

  肖战竖着耳朵仔细听,无奈失笑,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好好好,哥哥不是许仙,啵啵也不是白娘子,不怕不怕啊!哥哥在这里呢,哥哥回来保护啵啵了!”

  

  “嗯~哥哥抱紧我!”

  

  

  

Q:太太有没有考虑过写一篇求学时期观影搞事业仙督蓝湛的文,喜欢这个脑洞很久了,一直期待有大大写

事业仙督蓝湛的文,月出算一篇,准备开的新文也算,估计后面可能不太会再写这种主设定的文了。

世有双生花(七)

1.cp只有羡忘两人,除却原著必要官配,不写副cp!


2.详情请见脑洞合集——      让你哭让你笑 


3.本文为观影体,在糖和刀之间来回跳跃,可能还会穿插一些应景的歌曲,时间线为上穷奇道劫杀前。


4.前期湛湛下线较多,且文中一些观点大多是胡说八道,看过就过,较真你就输了!


以下正文:



一次诈尸的更新,可配合歌曲《涉川》观看本文。


【三七回魂夜,有一个不为人知的传说。



据说在那一天,是亡灵归家,与亲人做最后的告别,他们的灵魂会化作不起眼的昆虫,将最后的足迹镌刻在已与他们无缘的凡尘人家。



蓝曦臣劝不动蓝启仁,两人屏退了其他守灵的族人,来到了如今空无一人的静室。


房屋四周的缝隙都已经撒上了石灰粉,若是有昆虫流连附近,他们就能通过石灰的痕迹辨别出哪一只是蓝忘机。



彼时,身着一袭红衣的蓝忘机正面容安详的躺在叔父和兄长精心为他整理的床榻上,看着胞弟惨白的唇色和面庞,蓝曦臣忍住鼻间的酸涩,坐在榻上握住了蓝忘机的手。


“忘机那么懂事,一定不会忘了和叔父兄长道别的对不对?哥哥今晚守着你,守着忘机……”


蓝启仁则是坐在了蓝忘机平时抚琴品茗的桌前,几番提笔斟酌,一笔一划,皆是“蓝湛”二字,待人侧耳细听时,会听到不远处正有弟子来回巡逻,庄严稳重的往生咒中还夹杂着些许哭腔。


回魂夜这天,需要逝者生前亲近之人沿着他生时走过的路一遍又一遍的喊着他的名字,提醒着亡灵莫忘他名,莫忘了回家的路。



滴漏一点一点的上升,时近寅时,静室的地上整洁如新,根本找不到昆虫爬行的痕迹,蓝曦臣心急如焚,却也不敢多话,唯恐扰了阴间的来客。


眼看天光微现,蓝曦臣在心中一遍又一遍默念着弟弟的名字。


蓝启仁负手站在窗前,将之前写完的纸张用灵力焚烧,伴随着蓝色光芒的闪烁,金色的灰烬随风飘散,一点一点散落在弟子们走过的脚印旁。



“蓝湛,回来吧。”


“蓝忘机,回来!”



“蓝湛,回来吧!”



虽然亡灵在三七日回归阳间的这一天阴差不会催促得太紧,但是若真的希望亲人能安然回阳,便不能罔顾阴差的颜面在这一天肆意捕捉昆虫,否则弄巧成拙,阴差便有权力提前将亡灵带走。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没有希望之时,却见一只蓝色的蝴蝶翩翩飞入静室,一时间,不管是静室中等待的叔侄俩还是外面严阵以待的弟子都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



“忘机,是你吗?”



蓝曦臣试探着伸出手去接,当见到蝴蝶听话的落在他的指尖时,眼中的期盼与希冀终于落到了实处,他不敢再耽搁,小心翼翼地拢住蝴蝶,与蓝忘机手掌相合。



那蝴蝶也十分有灵性,安静的停在了兄弟两人手中,眼见蓝曦臣已经成功,蓝启仁通知附近的弟子同念咒语,一道鸡蛋壳般的光罩落在房顶,将门窗紧闭的静室再次罩了个严严实实。



倾蓝氏上下之力布下的结界,可以留存蓝忘机的魂魄,在安然还阳前,阴差是找不到他的魂魄的。】



“这是……”


“从未听说过蓝氏居然还有这样的能力?”


还阳再生乃逆天之举,更何况当时的蓝忘机等于横死,又和神秘人合作,染了因果,这比一般的禁术还多了几层禁制,稍有不慎,搭上的可不仅仅是蓝曦臣和蓝启仁的性命。



“这样,真的能够成功吗?”



【然而一直到了天光大亮,蓝忘机依旧不见苏醒的征兆,蓝曦臣翻开手心,看着一动不动的蝴蝶,险些失控。



“难道错了吗?忘机……蓝忘机!你给我醒过来……醒过来啊!”



泪水滴落在蝴蝶上,



只见无数彩蝶纷飞,无视结界的阻拦,穿透静室的门窗来到了蓝曦臣面前,最先出现的那只蓝色蝴蝶缓缓飞起,其他的蝴蝶仿佛都以他为主,环绕纷飞之际,一道蓝色的虚幻人影逐渐浮现在两人面前。



“兄长,叔父……”



人死后他的魂魄也会呈现出死去时的状态,可是现在出现在蓝曦臣和蓝启仁面前的,

  

  

“所以说,这些蝴蝶……都是忘机的灵魂碎片所化?”



蓝曦臣看到在弟弟的心口处有一道裂痕,这代表着还有一部分灵魂没能回归,他颤抖着手想要触碰,却又唯恐不小心会驱散这虚弱到极致的魂魄。


看着兄长的犹疑和心疼,蓝忘机笑着牵着他的手放在了心口那道裂痕处。




“兄长放心,忘机很好。”



“一定很疼吧。在兄长不知道的地方,忘机一定很疼吧。”】


“为什么三七回魂夜会没有用呢?按照当时的情况来说,一定有机会复活蓝忘机的!”



“蓝二公子的魂魄碎成那样,可是……可是当时温宁不是……就算是这样,应该也只有心口那一块伤处才对啊?”



那人语无伦次的一番话倒是提到了点上,温宁的怨气再厉害,那心口的伤势再严重,也不可能将蓝忘机的魂魄震碎到如此地步,更何况,蓝忘机是接受了世家安魂礼的弟子,蓝家嫡系的安魂礼,其效果可想而知。


【“忘机,孩子,叔父已经失去了我的兄长,你的父亲,云深一役,叔父送走了太多太多的族人,难道你忍心再让叔父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回来吧,忘机,哥哥已经燃了送子回神符,也禀了九殿阎罗,他们不会再派阴差带你走了,忘机,阿湛,回来吧,哥哥求你……回来吧!”

  

  看着苍老颓废的蓝启仁和眼含期盼的蓝曦臣,蓝忘机并不回话,只是垂眸摇头,看得两人心酸不已。

  

  “兄长,忘机感恩兄长和叔父为忘机做的一切,只是,忘机已经平白在这阳间都逗留了这些许时光,如今忘机违背承诺,自取灭亡,却连累亲人奔波劳累,是忘机之过,时至今日,终有定数,忘机不悔无憾,唯盼叔父与兄长,珍重自身,莫要再为了忘机伤心难过,便已是帮了忘机。”

  

  

  话音刚落,二人还来不及思考蓝忘机话中深意,只见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静室之中,蓝忘机的身形再次陷入虚幻,任凭蓝曦臣如何施法阻拦,也只能看着那些承载着蓝忘机灵魂碎片的蝴蝶再次飞走,仅剩下最初的那一只蓝色蝴蝶,缓缓落在了蓝启仁的手中,再没了生息。

  

  

  这一场耗费蓝氏全部心血的招魂礼终究还是失败了。】

  

  “不可能的,送子回神符送走了阴差,那个我也开启祭祀禀了九幽阎罗,他们也答应不会带走忘机的魂魄的,所以忘机为什么会放弃可以还阳的机会,为什么他不肯回来?为什么……为什么……”

  

  

  蓝曦臣此刻正陷入深深地自我怀疑中,姑苏蓝氏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可是为什么忘机要放弃,要离开,他难道不知道失去了他的自己和叔父会有多么的难过和痛心吗?

  

  

  而就连浸淫鬼道的魏无羡也无法解释蓝忘机这般举动,他横死不假,可是明明蓝家人为他做了这么多,为什么临到头却要放弃呢?

  

  

  

  【回魂夜已过,蓝氏上下再没有第二次启动结界的能力了,蓝曦臣强势的点了蓝启仁的睡穴,让弟子带着叔父回房休息,自己则在一旁为蓝忘机整理着仪容。

  

  “这是什么?”

  

  

  翻开蓝忘机脑后的头发,蓝曦臣这才清楚看到弟弟脖颈出若隐若现的红色光芒究竟是什么,那是一朵已然盛放的彼岸花,金色的纹路已经蔓延到了花瓣周身,伴随着红色光芒微微跳动着,好似活着一般。

  

  

  “这是我的一丝元神所化。”

  

  

  突然出现的黑袍人打断了蓝曦臣想要抚摸彼岸花的动作,看着悄无声息就闯入静室的黑袍人,蓝曦臣面容严肃,看着身后安静的胞弟,眼神疑惑:“阁下这是什么意思?为何在我阿弟身上种下你的元神?”

  

  

  对于蓝曦臣的敌意,黑袍人并不在意,只是将一切娓娓道来。

  

  

  “早在他前往乱葬岗之际,我就发现他的命星明暗不定,那时的蓝忘机早已经伤重不治。”

  

  

  “我真的不想死,我的孩子还没有名字,他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世界,我想回去,叔父和兄长还在等我回去,我不能再让他们为我担心了。”

  

  

  “为了达成他的心愿,我将一丝元神种在他体内,为他续命,只可惜,他的命劫终究无法躲过。”

  

  

  黑袍人的一番解释,蓝曦臣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

  

  

  “乱葬岗,孩子,忘机,你怎么这么傻?忘机……忘机啊!”

  

  

  蓝曦臣不知道该说什么,更不知道自己此刻该怎么办,只能无助的抱着胞弟早已经冰冷僵硬的躯体哽咽着。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黑袍人看着明明痛到极致却无能为力的蓝曦臣,恍惚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所以说,在乱葬岗的时候,真正的蓝湛就已经死了,那神秘人不过是为他短暂续命一段时间,蓝湛真正的三七回魂夜早就过了,所以那一晚,无论他们当时多么努力,都没用了。”



因为一个人死后的三七日不可能有第二个,除了那个黑袍人,没有人知道蓝忘机死在了乱葬岗,就连当时的魏无羡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而蓝忘机为了孩子也不可能主动说出来,所以只能是阴差阳错的错过了当时唯一可以让蓝忘机还阳的机会。


“泽芜君,蓝先生,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害了蓝湛和宝宝,对不起……对不起!”



  他怎么可以那样对蓝湛,怎么可以那么混蛋?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温情等人别过头不敢再看,蓝忘机死在了乱葬岗,当时的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发觉不对劲,若是那时候有一个人出现了,都不至于出现这样惨烈的结局。

  

  

  而现在,魏无羡失忆,蓝忘机下落不明,他们真的不敢想象这两人如今究竟走到了哪一步,若是蓝忘机真有个万一,魏无羡和蓝曦臣都会疯的!

  

  

  

想起现在还不知下落的蓝忘机,蓝曦臣已经再顾不得身份君子风度,揪着魏无羡的衣领怒吼着:“你快想一想,忘机他到底有没有安全离开乱葬岗啊?你快想起来啊!”


  

“我想……我在想……”


  

眼见这两个一个比一个不冷静,温情实在看不下去,出手扎住了这两人的麻穴,好让他俩安静下来。



“泽芜君,我向你保证,蓝二公子一定安全下山了,虽然魏无羡的记忆出了问题,但是我们温氏一族的人都是亲眼看着蓝二公子离开的,那一天我们都看着魏无羡,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就算现在不清楚蓝忘机的下落,温情也只能这么说,他俩现在一个比一个不冷静,一旦失控,莫说去救蓝忘机,只怕能不能安全出这个空间都是个问题。

  

  

  “魏无羡,你也别哭了,等出去后我就跟你一起去找铁树,等找到碧血丹心花,你就一定能恢复记忆,让蓝二公子回头,再说了,你现如今是个做父亲的人了,泽芜君,你也要做叔父了,可不能自乱阵脚,到时候,蓝忘机和他的孩子谁来照顾?”

  

  

  “我!”

  

  “我!”

  

  顶着蓝曦臣以及他身后一众蓝氏族人杀气腾腾的眼神,魏无羡饶是再厚脸皮,也不由得羞愧万分。

  

  

  “泽芜君,蓝先生,还有大家,请再相信我一次,我一定会承担起身为丈夫和父亲的责任,我会改过自新,好好弥补照顾蓝湛和宝宝,我发誓,我会用我的一生去陪伴和保护他们,求你们,再给我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


  

  虽然魏无羡信誓旦旦的一番话也让在场众人为之动容,但是以蓝曦臣为首的蓝氏一家却并不买账。

  

  他们姑苏蓝氏百年大家,用得着别人养他们家的二公子和小二公子?更何况,说句不好听的,魏无羡现在就是仙门百家心头大患,就算他们蓝氏不会与他敌对,但是云梦江氏声明他叛出江氏,与仙门百家为敌,兰陵金氏虎视眈眈,清河聂氏也还在观望。

  

  

  他有什么能力带给二公子幸福?若真有个万一,再让二公子牵扯进那些世俗肮脏的算计中,他们还有什么脸面去见蓝氏先祖。

  

  

  是以魏无羡的信任值在姑苏蓝氏这里已经跌破负值,与其相信他,不如等出去了就赶紧去找二公子,哪怕二公子一辈子不成亲,他们也绝不会嫌弃自己家的孩子。

  

  

  

  【叮咚,观影暂时结束,时光回廊修整中,欢迎下次光临!】

  

  

  一阵强光照来,众人再次睁开眼时发现他们已经出来了,回想起空间里看到的那些事,一时间,再也顾不得其他,众人赶忙奔去云深不知处,唯恐迟了一点。

  

  

  而此时,恰好苏醒的蓝忘机也正在云深不知处中巡逻,四处找寻那个偷袭他的人。

  

  

  

  背锅羡羡洗脑进度:100%

  

  异世羡羡上线中。

  

  三人修罗场正式开启。

【最后一天|10:00】永恒的温柔

  

  

  

上一棒:@楚辞入股不亏 

  

  下一棒:@ 关耳1005 

  

  主办方:@Solitude孤单不孤单 

  

  导语:星球的终点是黑洞,我对你的爱是永恒。

  

  以下正文:

  

  以前总说世界末日,世界末日,如今,真到了这最后一天,却是比谁都要平静了。

  

  今天是公元2060年,是人类离开地球的最后一天。

  

  最先撤离的是孩子和妇女,他们是延续这个星球的希望,后来,大部分的男人也都已经跟着军队撤离了,现在还留在这颗星球上的只有体弱的老人和一部分不愿意离开故土的人。

  

  

  头顶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那是地球上最后一班飞船撤离的声音。

  

  这一天早上七点半,王一博还是赖床了。

  

  肖战哄着他喝了一碗粥后,就抱着他一起躺在了床上。

  

  “战哥,我又起晚了,说好的看日出的。”

  

  “没事,哥哥难得也想赖床一次,难道哥哥还没有日出吸引宝贝吗?”

  

  

  “嗯,那不一样!”

  

  

  留在地球上能看到的最后一个日出,怎么说也都相当有纪念意义啊!

  

  “怎么不一样?难道说今天想赖床的猪宝宝和昨天有什么不一样吗?那再让哥哥好好看看。”

  

  说着就扒拉着王一博的衣领子往里凑,王一博被他呼得痒痒,一个劲的往被窝里扭。

  

  臭哥哥,怎么说都是他有理!

  

  两个人闹归闹,还是好好的享受着这难得清闲的清晨时光。

  

  

  他们就好像和平常一样的生活,似乎没人在意这是他们能够留在地球的最后一天。

  

  重新洗漱后,肖战提笔准备完成那幅已经拖延了好久的画像。

  

  这是他在七夕的时候就答应送给王一博的礼物,只是可惜,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拖到今天还没有完成。

  

  

  “战哥,好了吗?”

  

  

  “战哥,可以了吗?我脚麻了。”

  

  “战哥……”

  

  “战哥~”

  

  

  “战哥啊!”

  

  在王一博喋喋不休的打扰下,肖战以超乎寻常的耐心完成了这副迟来的礼物。

  

  当他信心满满的把这副画摆在王一博面前时,主人公又不满意了。

  

  

  “嗯~战哥,你把我画的太好了,我哪有那么帅啊!”

  

  虽然口是心非,但是王一博还是如获至宝般将画卷宝贝得收在怀里,这可是他战哥的墨宝,一定要好好收藏,最好裱起来放在客厅最显眼的地方。

  

  “可惜颜料不够了,不然还可以为我们再画一张同框的画。”

  

  肖战有些可惜,但不得不说,王一博每一处都刚好那样长在了他的审美点上,画师的维纳斯,独属于肖战的美神。

  

  

  “是啊,听起来是挺可惜的。”

  

  他和肖战的合照大多都是照片,有些画已经旧了,虽然被收藏的很好,但两人看过去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玩闹间,王一博的脚不小心踢到了沙发,顿时疼得小脸一白,紧紧蜷缩在肖战怀里。

  

  “呜……痛死啦!”

  

  

  “好好好,宝贝不怕,战哥呼呼,痛痛飞飞!”

  

  就在肖战抱着王一博打算起身去找点膏药给他抹抹的时候,却被王一博惊声一呼给叫回神来。

  

  “战哥你看!”

  

  只见王一博宝贝似的从沙发露出的一角扒拉出一个严重积灰的铁盒子,抱在怀里比刚才肖战给他的那幅画还要宝贝得紧。

  

  

  “哈哈哈,看我找到了什么?”

  

  

  “什么。”

  

  

  肖战撇撇嘴,他还以为什么好东西呢,没成想这小家伙居然倒出了一大堆卡片,红的蓝的花的绿的都有,一时间看得眼花缭乱。

  

  “哥哥你不记得了?这是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留下的许愿卡,比一比我们各自谁实现的愿望多,今天既然翻出来了,那我们就比一比吧!”

  

  

  说到这里,肖战倒是想起来了,那一年他们刚刚在一起,彼此还有很多需要磨合适应的地方,虽然他们深爱着对方,但是过日子嘛,难免会有点小摩擦。

  

  

  王一博小朋友又是一个极度需要安全感的宝贝,肖战生怕吵架伤了两人感情,就给王一博规定了许愿卡。

  

  两人分别把他们想要一起去做的事情写在卡片上,看看谁带着对方完成得多,谁就赢了,并且可以要求输的一方无条件完成对方一个心愿。

  

  当然,最初这个许愿卡只是肖战用来哄王一博开心的东西,后来两人忙的狠了,便也就将这个当做相聚的约定,没想到不知不觉居然攒了这么多了。

  

  

  王一博快一步把自己的许愿卡一气拢到了自己怀里。及其得瑟的跟肖战炫耀着手中满满当当的许愿卡。

  

  

  “战哥,就让我们比一比谁的卡片更多吧?”

  

  “好啊。”被王一博这么一说,肖战的胜负欲也上来了。

  

  “嗯……滑雪已经做过了,但是哥哥,我们好像还没有去看过玉龙雪山呢,听说还可以骑牦牛哦!”

  

  现在气温高得不像话,北极冰川都化得差不多了,估计玉龙雪山也不能幸免。

  

  “哥哥怎么不知道,我们勇敢的小牛牛居然还想骑其他的牛呢?”肖战捏着他的脸笑道。

  

  

  “怎么~谁规定牛牛不能骑牛牛了!”

  

  王一博扭着头翻着下一张卡片:“啊!是战哥的!”

  

  

  “去洛阳看牡丹……哼!”

  

  

  看牡丹是真的,但是那几天王一博这朵清贵美丽的“白牡丹”可没少被肖战折腾。

  

  

  肖战摸了摸鼻子,接着下一张:“竹报平安,崽崽,这是你的!”

  

  

  这些年来,肖战给足了王一博安全感和唯一的偏爱,就连开的公司都是在暗戳戳的秀恩爱,最初取名的时候王一博感动得不行,为了衬得上肖战这番心意,特地跑去少林寺求了一个竹报平安的金牌,在肖战生日那天送给了他。

  

  至于为什么会去少林寺求平安,王一博给出的回答是这样的。

  

  

  “少林寺不是最有名的寺庙吗?菩萨肯定也最有灵,再说了,我是给你去求平安的,总不能去送子娘娘庙吧?”



  不知道王一博脑袋里怎么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肖战面无表情的翻开了下一张。

  

  

  “战哥,弟弟爱你!”

  

  旁边还绘了许许多多的小心心,这份卡片是王一博直到现在都还在认真做的,一天三次,一次不落。

  

  

  “好了好了,下一张!”

  

  

  看着肖战面上揶揄的笑意,王一博红着脸从他手中抢过了卡片,接着翻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的卡片数量最终一王一博略多一张而告终。

  

  

  这下,肖战要无条件满足王一博的一个心愿了。

  

  

  “这个愿望,战哥已经帮我实现了。”

  

  

  不用他说,肖战自然也明白他的意思。

  

  

  决定在一起的那一刻开始,王一博就问过他:“如果决定和我在一起,那么山崩地裂,海枯石烂,就算是地球毁灭的那一天,也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够拆散我们。”

  

  

  的确,他们碰到过许多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许多次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只要想起王一博这句话,肖战就拥有了与世界对抗的勇气。

  

  因为他的身后是他的爱人,是他终此一生,梦寐以求都想要得到的维纳斯。

  

  

  “不过宝宝,不得不说,你这嘴也忒灵验了。”

  

  “你这是在说我乌鸦嘴?”

  

  

  王一博不高兴了,怎么滴了,这还能赖到他身上?

  

  

  “没有没有,只是直到现在,我都还有点恍惚,你这样美好的人,真的是属于我的吗?”

  

  

  比起王一博,很多人给肖战的评价就是成熟稳重,温和有礼,但是其实他内心的不安和自卑一点不比王一博少。

  

  

  一个小他六岁的小朋友,还那么年轻,那么光芒耀眼,真的会爱上他这样古板无趣的人吗?

  

  或许只有王一博和他一起迈向生命的终点,那一刻,肖战才能够安下心来,不用担心王一博会离开他。

  

  

  

  “战哥,弟弟爱你!好爱好爱你,也只爱你!”

  

  王一博对他越是依赖。在自己面前越是小心眼和作,他才越是放心。

  

  

  只有自己才能让冷酷高傲的小狮子露出这样的情态,也只有他,才能够给王一博想要的满足感。

  

  

  

  “宝贝,战哥真想吃掉你!”

  

  字面意义上的吃掉,连皮带骨。

  

  “那你还等什么?”

  

  

  王一博仰着小脸,看着肖战眼中如烈火般灼热的欲望和暗色。

  

  他心甘情愿为之奉献一切。

  

  日落的那一,望着天边调皮追逐着落日的火烧云,他们彼此相拥。

  

  

  公元2060年12月21日,地球下线。

  


  

仙督逢乱必出

看这里看这里!



脑洞征集中!你能想到什么最虐的狗血脑洞?蓝仙督就能给你反转怎样的畅快人生!


不要最虐,只要更虐!



把你们往日里最嗤之以鼻的虐文狗血剧情都写出来,蓝仙督保证还你们一双清澈明亮的双眼!



来吧,你敢说我就敢写!



看逢乱必出的蓝仙督如何玩转虐文世界,走出不一样的人生!

谁跟我聊聊

真的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这几天在码一篇新文,羡羡和忘机互穿的设定,眼看快要结尾了,我小侄女过来跟我倒苦水,说在小破站看同人被作者的简介和设定骗到坑里去了。


虐文,渣攻贱受,打着破镜重圆的旗子,笔下的攻设定一个比一个渣,一个比一个恶心,虐受毫不留情,不是流产,就是被偷孩子,被诬陷清白等等,我说她看一点觉得不对劲就退出来不看就好了,她说冲着受的设定和破镜重圆,打脸虐渣去看得,结果从头到尾只有受受伤的世界达成了。


把我小侄女气的哭的不行,我妈还以为我欺负了她,然后她就让我去看看,我说不看,她说我看了一定满意,结果呢,居然是羡羡和忘机的文,想起来我小侄女说的那些,我真的按捺不住想打她的心,合着这丫头在这里给我挖坑呢。



我说让她去看看其他作者写的好文,消消气,可小侄女钻牛角尖气不过来了,虽然她知道我喜欢羡羡忘机,但我没告诉她我写他俩同人文,毕竟有些东西不适合她这个年纪看。


然后这丫头踩了雷过来折腾我,我说等我工作完就陪她玩,熊孩子不听话,一直在我耳边念叨她踩雷的文,刚刚好,今天家里又停电了,没来得及保存新写的材料,一下给我打回原形了。


文没了,材料没了,停电又热得我心火旺盛,到现在还没缓过来。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挨到现在,那本互穿的不想写了,月出也整改不下去了,回过神的我决定突破下限,重新写一篇反套路的文!



如果可以,把你们看过的琼瑶剧,狗血爱情剧,古早虐文小说的虐点通通留言告诉我,我集思广益,写一篇蓝仙督快穿文!


想看的亲们多多留言告诉我,只要虐的,狗血的,毁三观的!我就不信了,我的蓝仙督和魏老祖不比那些渣攻贱受香?


Q:太太(´;︵;`)月出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出呀,好想看啊(就问问,不催更)

现在就还在改,之前是写到差不多结尾了,但是整改的等于把原有剧情和人设全部推翻重来,所以有些麻烦,而且改的我不怎么满意,就还在重复写,重复改,估计还要等好一段时间